莎娜琳:雪乡“旧病复发”有待调查,管理部门应保持必要关切

此前被口诛笔伐的雪乡赵家大院,根据今天《钱江晚报》的报道,已经“拆了招牌悄悄接客”。
同时《钱江晚报》还报道了从哈尔滨出发的跟团雪乡游,导游一路都在推销1480元/人的套票,导致很多游客不得不掏钱买消停,游客中一位欧洲来的金发姑娘抱怨:“I hate here,it’s not funny(我讨厌这儿,一点也不好玩)。”
“雪乡宰客”事件在不久前刚刚尘埃落定。黑龙江大海林林业地区旅游局局长刘忠才表示,涉事赵家大院确实存在价格欺诈行为,按照规定已对其处罚5.9万余元,同时发现其在卫生及消防方面也存问题,已责令限期整改,涉事旅馆不属核心景区只是个案,今后将采取多项措施整肃市场引导游客理性消费。
刘局长言犹在耳,赵家大院就改头换面开张,这不免让人觉得十分愤怒。但如果仔细看《钱江晚报》的这篇报道,雪乡是否“旧病复发”还有待进一步的调查。
其实《钱江晚报》自己的报道也提到,负责房间管理的是一个中年女子说这里“刚开业不久”,而根据之前的公开报道,当初赵家大院的经营者已经被房东解除了合同。那么也就存在一种可能,即在手续完备的情况下,由新的经营方接手经营。
根据《钱江晚报》的报道,当时记者偶遇一位身穿警察制服的人,他听说赵家大院已经开始接待客人,表示很惊讶,走到赵家大院门口还说“老板的车在,人应该在的。我进去看看。”而这位穿警察制服的人出来之后的回复是“否认赵家大院重新营业”。
不过这里还存在一种可能,这位“身着警服的人”究竟否认的是“重新营业”?还是否认的是“赵家大院”?显然如果是后者,那么与更换经营方并不矛盾,而如果只是更换经营方,不能说因为之前的经营者有违规宰客行为,就认为现在经营者有什么问题。由此可见,“拆了招牌悄悄接客”这个说法显然存在不同的可能。
就此问题北京时间“锐评”专门致电了负责雪乡管理的大海林业局的宣传部,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是刚看见这个报道,还不清楚究竟是换了经营方还是原来的经营者偷偷开业。而《钱江晚报》的记者也表示并不清楚这里边的究竟。
实际上,从报道中看,雪乡方面为了提升旅游环境还是做了很多努力的。大街上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“关于雪乡国家森林公园旅游市场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书”、以及具体的菜价、住宿价格,包括平日最高限价和元旦周末的上浮限价。雪乡本地商户也表达了希望游客都能满意的愿望。

当然,正如锐评君前边提到的,雪乡是否“旧病复发”还需要调查,大海林场方面也表达了调查意愿,估计用不了几天就能有个结果。但是作为管理部门应该对赵家大院原址的情况保持必要的关切,如果说记者去了都能发现有人营业,那么管理部门没有发现就是说不过去的,更不应该等到媒体问上门了才去调查,这就容易让人产生疑问:管理部门是否真的在执行严格的处罚措施。
至于哈尔滨出发的旅行团,从大海林业局的角度看,固然可以认为这并不属于自己的管辖范围,但不论从黑龙江整体旅游环境的打造还是从雪乡的旅游品牌塑造看,都更应该主动去想法,通过协调相关部门、请求省旅游局提供帮助等方法,来解决目前出现的问题。

文章已完
作者心情:这货来去如风,什么鬼都没留下!!!
如无特殊说明,文章均为本站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